醒悟

突然脑瓜就开窍了,那么久以来,一切的愤慨与叹息都是白搭。我根本就没能正确地给北理教师定位!不是他们表现太糟,而是我的指标太高。什么追求卓越,在他们那儿都是扯谈!
像教程序设计实践那样的老师么,在理论上是老师都该如此,但事实上他们已经是最杰出的了。明白了这一点,我些愤恨一下子全没了。
大学里的老师有三种:一是心思放在教学上的,这种老师整天琢磨着怎么把知识传给学生;二是心思放在科研上的,这样的老师成天想着自己的项目,教学任务是做完最好,做不完给手下的研究生做就拉倒;最后一种是不知心思放在什么上的,他们有的琢磨着怎么整学生,有的想着怎么发笔小财,总之科研成绩没有,教学效果也不好,不知道他们倒底想干嘛。
真无耐,偏偏教务处认死理,非得让我们去听课。难道那些差劲的老师就没意识到他们在浪费学生的时间么?
发泄完毕,写作业……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