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者且偷生 死者长已矣

今天又来一记仙人跳,圆了北理一年一个的魔咒。寸许殷红,仍记述着郁郁者的解脱。生者则依然陷于或悲痛,或自责,或惭颜,或幸然的情绪之中。下午果然开了班骨干会,全校又一次如临大敌。辅导员的思想工作势必又会抓紧。晚上和舍友闲聊,说到他离世的缘由,果然也是心情抑郁,无甚朋友,周遭人时常讥讽云云。

想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自己苦楚,笑别人看不穿,贸然轻生,而自己也不过苟存于世罢了。相比之下,还没有那轻生之人的弃世而去的勇气。

不愿多言,写此文纯为记录。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