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郁闷变成纠结,纠结变成悲剧,我彷徨了

当郁闷变成纠结,纠结变成杯具,我彷徨了。好像这些都是天朝人民对坏心情的描述,但不同的时代措词也不一样。由这些近义词造出来的无数的人民的心声,就像滚滚长江浪,一层赶着一层,以致于我有点彷徨,有点不知所措。看来尘世果然普难,谁都有丝丝烦恼,当一个词不堪重负,盛不下那么许多人的不悦,就换了。

最近看到三个新闻,比较鼓舞。其一是新京报发的,讲计划生育的工作应该由怎么让人不生孩子,转变成怎么说服人生孩子。列出了成堆的统计数字,旨在说明京沪等发达地区人口负增长和社会老龄化严重。幼儿园和小学招不满甚至招不到学生。其二是电脑报发的,记者走访了直辖市、农村、沿海私立及内地城市公立学校,调查计算机教育情况。结果发现中小学计算机教育的诸多问题,其中一大问题就是城乡师资差异大,城里的孩子条件好,上机机会和计算机课时充分,村里的孩子则基本没机会上机,也学不到什么计算机知识。第三条是人民网发的,北京市从今年起公办学校的义务教育资源对外地学生开放,更直接的说法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义务教育阶段在京就读免收借读费。

把这三条信息结合起来,是一个好消息:新生人口高峰时期已过,原本紧张的教育资源压力降低,有望惠及欠发达地区的学生。可以预见的,未来十到二十年我国高等教育资源也将不再稀缺,这可能是中国走向教育全民化的一个开端。

也許你還會喜歡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