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心的憔悴

“最近過得怎麼樣”,這個樸素的問候已經不好問出口了,連跟家裡的電話也不例外,仿佛酵在罎子里的餿水,露出一點點就會讓無數的人捂口遮鼻,快步離開。其實倒也真沒有必要問出口,可以想像回答中充滿了有意無意的謊言,或者至少是粉飾。也許是爲了少讓問的人操心,也許發起問候的人也不過是無話可說時的隨便一問。用西洋人和樂觀派們的調侃,就是“我的生活關你屁事”,往深了說,那便是“告訴你也無濟於事”或者“懶得跟你解釋”。
可見了面還是要問候的啊。總不能直接說你好,然後說再見吧?不,不會見面了,至少今天不會。那麼冷的天,幹嘛跑出去瞎轉悠啊,在家上上網多好。網就是這麼把身邊的人疏遠的。在網上看不到你的喜怒哀樂,看不到你是否眉頭緊鎖,更看不到你在匆匆中發奮還是在寂寞中淒涼,乾脆連你好都懶得說了,或者,網路公司有更先進的手法——隱身。
煩惱的時候,甚至找不到一個鮮亮的圖標可以傾訴;開心的時候,也沒有閃動的精靈可以分享。只能把一天天一個個故事寫入厚厚的日記,然後鎖上這些記憶的片段,讓真實的過往慢慢爛在心底。我并不滿意這樣的生活這樣的,網路是生活的附屬品,生活不是網路的奴隸。我努力去打破沉默,儘量去安排一些趣意盎然的活動,卻發現冬天的寒冷與網路造就的陋習一起匯成厚厚的障壁。
於是打電話,希望通訊終端能拉近遠方的朋友。可惜不能,眾人的憂愁像紛飛的雪花一樣飄落,籠罩了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我很埋怨自己怎麼沒有交上個把新西蘭或者澳大利亞的朋友。我真的沒有辦法控制消極情緒的蔓延,許許多多的無奈和不該,也都變成遺憾和傷感從電話的聽筒中湧出來。此刻我直奢望這冰冷的冬天能夠快一些過去,企盼溫暖的陽光能解放這片土地上的人們。
這才初冬啊!我放棄。

也許你還會喜歡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