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要有爱

又一年将过去。今年的言论尺度明显紧缩,上半年的绿霸闹剧刚刚淡出网民的视线,又有无数的国内小网站被关闭。不论它们内容合法或非法,保守或激进,全都因为一个备案制度被强行关闭。各种翻墙工具也纷纷失效,许多人开始感慨Chinternet建成。艾未未和刘晓波的案子让不少网民痛心,感觉因言获罪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多多少少有点历史倒退的感觉。
物价还是节节攀升,我开始明白通胀不是一夜而成,民国时期那样分分钟涨价的现象没有出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通涨是在政府的监管下,分行业分商品逐步形成的。每次通胀财富都会聚集,社会矛盾都会加剧,不同的是我们的政府是不承认通胀的,虽然你觉得自己购买力天天在降,但有关部门和专家给出的数据总能证明这是幻觉。
不想再回顾公众视野中的这一年了,于是回忆个人生活。第一个想到的是十四中,那个从小一直住着的地方,国庆的时候想去看看,却已不让进了——这是为了教学安全。其实以前我住里面的时候,也不让生人随便入内的,只现在的门卫不认得我罢了,却有几分物是人非的感伤。不一样的是二中。虽然也是中学,但却是开放的学府,从来不把谁阻拦在门外,我总能在怀念的时候进去逛逛,看看池中的鱼,看看乒乓球台边上的老树。
秋天过去以后,我便一直在考虑北京这座城是否真的更适合我。我恨这里的喧嚣,恨这里的交通,还恨这里的严冬。但正如和菜头所说,这里有更多的机会,更广的视野,以及更公平的环境。我非常佩服沈从文,他能构造出《边城》中的环境,有人却没有争执,有事却没有匆忙,有爱却没有掠夺。对,要有爱,无私的爱。社会可以不公,可以浮躁,但不可没有爱。美好的憧景只有两种,一种是给近视眼的,只看到与关心身边的人,比如雷锋;另一种是给远视眼的,只粗略地概览社会与人,比如China游记的作者。不论哪一种都是希望,都可予以精神的寄托和思想的坚持。
2010,要有爱。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