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事

天气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
七点的时候睁开了眼,很累,很困,那就再爬十分钟吧,赶得及的。电话的铃声将我从朦胧的梦中惊醒,睡意全无。仓皇间拿起枕边的手机,已是七点五十二了,按错键?呵呵,终究电话还是接了起来。问我去还是不去,犹豫再三,不去。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了,我知道即便我以我三分钟内穿衣洗脸梳头的速度,我也不可能在七分钟内到达东门,何况放下电话的时候已经七点五十六分了。电话挂断,我茫然的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居然迟到了???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吧,却又是很不甘心的感觉。想象中我已到达东门,微笑着等着他们一行人的到来;想象中我在交大看到了桄欣,然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回头,不悦的表情,有些不耐烦的语调,“你怎么来了?”发觉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反复无常?可是桄欣为什么会那么不耐烦呢?什么时候起我要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眼睛,猜测着里面的神光,害怕着他的责备了呢?我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我真的以为我可以把所有所有的责备化解在微笑里,可是好像有些太多了,心盛放不下了,有些累了,或许我的心需要休息一下了,因为我的笑已经不再那么纯真了。那是想象中,我还坐在床上。我一直是一个执拗的人,我匆匆准备了包包,出了东门,交大还是要去的。
刺耳的噪音弥漫在空气中,我颓丧的返回了校园,我不知道该坐那趟车,如果桄欣在是不是又要说一句,“百度一下就好了嘛”?百度不到啊,翻了几遍居然找不到百度地图的链接,也罢,看来以后直接记域名了该。
泪水叭嗒叭嗒的掉下来,像是敲在自己的心里,怎么会感觉那么的难过呢?坐在图书馆的背面,拨通了好友的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就已没电。对面的荒草长得蓬勃,我经历了太少的人生吧,或者说我看了太少的书,不懂得太多的东西吧。可是我真的只是想身边的人快乐,自己也快乐。我知道生活中有太多的丑恶,每当桄欣说起,我总是那么的惊讶。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我要自己忘记,只有忘记了痛苦,人才能乐观的生活,快乐的生活。每次看到那些幼稚的、美丽的、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故事,我很想讲给别人听。因为那样的生活真的很美好,让人心里感觉世界真的是可以美好的。我不喜欢昨天看的那个展览,那些发人深省的图片让我感觉恶心、感觉压抑。当我站在中教的角落里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孤单。我很喜欢说很白痴的为什么,我真的应该改一改了。就像我总说为什么人每天要吃饭呢?答案大家都知道,可是我还是会说,说多了会惹人烦的。又或许我从来都是个惹人烦的家伙?
大概我又犯敏感的毛病了吧。
图书馆看了一天的书,发现章子怡其实也不那么讨厌,艺伎不是妓女,还有很深的文化,还有很多很多。。。。。。。中午的时候不太想吃饭,而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中午了,于是下午的时候,感觉晕晕的,生活还是规律些得好啊。感觉快要饿晕了的时候跑出了图书馆去找东西吃,天在下雨,雷声轰鸣。原来在这样的地方,一旦没有了手机,人就成了一个孤岛。不喜欢雨把衣服淋得湿答答的感觉,但还是在雨里行走。其实人活着本来就要做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就像在雨里行走一样。
我想这篇文章不该放在这里的。
我想我该睡觉了,对自己说声晚安,对桄欣说声晚安。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