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又至

似乎静谧柔和的月光比热情激烈的阳光更能深入内心,帮助我们审视那些平时被隐藏的角落。莫名的情绪、被遗忘的感动、隐忍的眼泪,都纷纷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借用了@Inaxu的句子作为开头。我实是写不出这样的优美的句子了,长期写大白话的文档和各种代码,已令我的语言组织能力大大退化。

今天又是中秋节,回顾这几年中秋的种种往事,只觉得心中涩涩,一种说不出的兹味噎着,吐不出咽不下。从零五年离了家来北京念书,便没有哪个中秋能和亲人们在一起过。唯一印像较为深刻的是零八年的中秋,那年中秋前夕蒙公司准假回家探亲一周,给母亲祝了寿。之后的中秋节虽是在忙碌的工作中度过的,但其时心情大好。那一年的国庆与同学相聚武汉,玩得也开心。

但似乎从05到07年的这一段很浅,我很想回忆起一些这一段的事情,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仿佛这段时期的中秋佳节都隐没在日复一日的生活琐碎中。仔细地回忆,映入脑海的多半是小学时的事。

记得那时中秋是非有花灯不可的。每年快到中秋的时候,街面上就会有各种花灯卖,有蜻蜓的,有蜈蚣的,有花状的,枝丫状的,还有各种人造物,如车、船、火箭之类。每每此时同父母出门逛街,总会围着卖花灯的摊子挑来捡去。他们是同意我买一支的,尽管也许去年的那支装上电池依旧能亮,但值此佳节总要讨个好彩头,总不至于拿岀陈年旧货。我每次都很珍惜这唯一的挑选机会。虽然常想把那个最大最漂亮的花灯捧回家,但一望见父亲微锁的眉头,再想起母亲平日里节俭实用的教诲,也只好把玩再三之后放回原处。最后我们总会买下一个中等大小的花灯,样式我决定——大小自然由我家的家境决定,这样方能皆大欢喜。当然我并没有收藏它们的喜好,也就是中秋节当天晚上能提着和小朋友们跑遍院子的每一个黑暗角落。后来家中境况转好,偏偏我念到中学,看着街上那逐年精致的花灯竟提不起一点兴趣,连最大最华丽的那支也全然没有买下的愿望。

天空中云被风拉成一串串的糖疙瘩,月亮时而露出小半边脸,时而缩回云中,像个羞赧的姑娘,又像个淘气的顽童。今年的中秋不一般地难挨,在包头的项目中度日如年,@wagada去了杭州,同住的同学也回了老家,等我重返北京恐怕必是一派举目无亲朋的景像。

@gfwbb说小时候听着故事找兔子,后来甚至用上了望远镜也没找着。我得佩服古人的想像力,因为我也没有在月亮上找到像玉兔的图案,当然也没找到吴刚和嫦娥,倒是有一片黑影确和桂树有几分神似。我猜这些人物都是因为故事需要加的吧。小时候我倒也摆弄过一阵子望远镜,也对准过广寒宫的殿宇,结果除了一些环状的废垿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现代科技破除了迷信,也破坏了浪漫的传说。月亮就如同姑娘远看才颇有几分姿色,近看就是万年老妖婆了。当然,月亮的寿数又何止万年?从月亮上带回来的岩石测岀月球数十亿年的寿命——于是科学又一次破坏了文字的简单美感。

一夜无眠,东方微晓,愿开原的呼和的北京的武汉的上海的杭州的广州的南宁的三亚的法兰西的德意志的英吉利的美利坚的朋友们亲人们中秋开心。

通過行動電話發佈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