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屋

以下內容純屬虛構。

午后就一直不停地下雨,街道兩邊都淌起了溪流。精品屋的玻璃門慢慢合上,柜臺前的我拿著雨傘,傘尖一個勁地滴水,我的身上也濕了好幾塊。老板娘笑臉迎著,我從帶來的包裹中取出那個海豚玩偶,老板娘的微笑也變成了疑惑。“您有什么事嗎?”她問。我窘了一下,緊張地答道:“請幫我把這個海豚賣掉可以嗎?”老板娘接過那只海豚,仔細端詳起來。

那是一只挺大的絨毛玩偶,做工很精致,從色澤上看,應該是有些年頭了。不過絨毛的手感依舊十分順滑,跟新的時候沒有什么兩樣。海豚的左鰭已經折了,只留下一排難看的線頭。尾部標簽上有依稀可以辨識的字跡:Made in HongKong,下面一行更模糊一些,大概是 99HK$吧。

“這是舊貨了,而且還有這么明顯的損壞,本店是不能收了——不是不幫忙,收了賣不掉啊。”

“您就代賣吧,賣掉以后再給我錢。這當初99港幣買的,您就只賣50元,然后給我30就好。”

“唔,那我盡力而為吧。”老板娘皺起眉頭,接過玩偶,把它放到貨架上的一處空缺,讓那完好的右鰭朝外。

“我還有一個要求,請您只把它賣給明知是壞了的舊貨,還愿意購買的人。”聽到我這樣的要求,老板娘的眉頭鎖得更緊了。

于是海豚就在貨架上待售。因為下雨,我便在一旁呆著。其實我也很想知道,自己心愛多時的海豚會落入怎樣一位買家手中。那大概會是一個慈善的老人家吧,我猜。下雨的日子,顧客的確少得很,許久許久都沒有人進來,甚至連經過店門前的都沒有。

終于還是有人來了,是一個花季少女。她東瞧瞧,西看看,終于目光定格在了那海豚的身上。她笑了,仿佛一朵綻開的芙蓉,她抱起那只海豚,在臉上蹭了蹭,她決定要買下來了。于是詢問起價錢。50元,老板娘一臉笑容,看了看我,又收起了笑,對女孩說出了海豚的殘破之處。她立刻將海豚放下了,最后終于選了一只鱷魚替代,買下走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來了位中年男子。進來就問老板有沒有海豚玩偶,老板自然是一口答應,熱情推介。他隨著老板娘看了看貨架上方掛著的那只海豚,又瞧了瞧貨架上擺著的我的那只。小事對比,便決定要我的了。老板娘又探頭看我,見我一直注視著這場交易,便無可奈何地向那先生導出這海豚的不完美之處。那人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有幾分煩惱,也有幾分憤怒。不過他對老板娘的誠實還是滿意的,便詢問是否還有存貨,當得知只此一件之后,無可奈何地走了。

到傍晚十分,許許多多人來了又走了,但沒有人愿意購買這只殘破的海豚。老板娘看我的眼光中也多帶了幾分諷刺。我沒有什么回應,心中只想著:隨緣吧,那畢竟是我最心愛的海豚啊。

店里的燈點起來的時候,來了母子倆人。我看看那海豚,在昏暗的燈光下,更顯得陳舊了。

“自己挑吧,生日禮物,我答應了的。”母親說。

那孩子只有五六歲光景,穿的很樸實,一眼就能看出是個健康的孩子。他這邊抱起一只玩偶瞧瞧,那邊抓起一只玩偶摸摸,總也下不了決心。突然,他看到了那只海豚,蹬蹬蹬地跑過去抱在懷里,原地轉了個圈兒,很是開心。

“就要它了!”孩子說。

母親一眼就看出海豚的瑕疵,問老板娘:“還有存貨嗎?這里好像壞了。”

“實在不好意思,真的沒有了,不然也不會賣50這么便宜。”老板娘是陪著笑臉的。

“換一個吧,一看那只小狗也挺可愛的啊。”母親開始勸孩子。

“不,我就要這個。”孩子很堅決。

“你看這里都壞了,買回去你會后悔的。”母親依舊勸說。

“不嘛,不嘛,就要這個,這個好……你答應我自己選的!”孩子發揮著天真的執拗。

“只要你不后悔……”母親顯得無可奈何,掏出錢包準備付款:“能優惠嗎?”

“最低了,已經優惠了,陪著本賣呢。”老板娘并不讓步。

母親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掏出一張50的人民幣,遞給老板娘。孩子的臉上洋溢著笑容。

我卻突然看不下了,一股沖動涌上心頭。我一把搶過孩子懷中的海豚,操起雨傘,沖入雨中,任那孩子在身后放聲嚎啕。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