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service

初中的時候,是娘親教我的語文。適時有一篇閱讀短文,講的是遠方的孩子過年往家裡打電話,媽媽在那邊問寒問暖,孩子則答覆一切都好,媽媽明知這是善意的謊言,卻又生怕聽到孩子有什麽不好。做完考題,於是娘親問我,是選擇善意的謊言,還是選擇殘酷的真實?

我回答:對於不熟識的外人,大不必平添他的煩惱;可對於至親至愛的家人,還是真實更好。儘管真實的東西可能很殘酷,但那畢竟是事實,也許家人并不能幫上忙,但那也不是欺騙的緣由。

娘親當時笑了,我記不清當時她的笑是欣慰,是苦楚,還是只是笑我過於天真。不管那是一種什麽樣的態度,我的回答卻著實深深刻在我的心中,成為必須信守的諾言。於是面對最親的人,我沒有了秘密,心底那點點思緒都冒了出來,甚至許多不成熟的想法,奇怪的夢境也都說了出來。我說,那是信任。

可是信任之後呢?我不知道。書上說,感動就在一瞬間。我承認,但我沒有能力去創造那些瞬間,一切只能隨著心情。我也不是什麽完美的人吧。這些天爲了避開一些不愿意想的事情,總吧自己的回憶限定在高二以前的範疇。回憶得多了,就發現過去的一切也不像我平時所記得的那么美好。我總在生活中傷害別人與被別人傷害,然後在時間的推動下,又不得不忍受新傷,忘卻舊痛。而我的心情,也是好一時壞一時,并不像我所記得的總是好心情多於壞心情。

突然想起進的事來,那次張哥的真誠確實很打動我,我第一次覺得張哥不僅是團隊的一個能手,一個經驗豐富的前輩,更是一個能給人關懷與幫助的朋友。其實關懷也是偶然的吧,不經意間就能觸及人心的最深處。於是我把我所了解的事情經過告訴了他。“她喜歡上別人了,”張哥的結論極其簡單“如果她是因為你才去工作室,那么她怎么會在事情變成這樣之後還愿意呆在一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分析也極其透徹。

於是我明白了。真實的東西的確是簡單而殘酷啊。我只能接受現實了,不想去怪誰,或者去恨誰,真驚訝當一切都明白之後,心情反而釋然,就像讀一本小說,又像看一部電視劇。CCTV8說:“生活是一部電視劇”我說:“生活不僅是一部電視劇”

不說什麽了吧,徐延說過:“放下。”

哦,最後歡送此博客另一位作者羽栗千衣雪離開,她以前的文章將繼續保留。

也許你還會喜歡

2 則留言

  1. 我的生活也曾经是部电视剧。
    让我想起土豆网上的那句话,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2. 我不想再解释些什么,多说无益,希望你真的想得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