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来了

  漫长的假期终于结束了。其实说漫长也并不长,只是我的假期永远是那么的无聊,相较而言就显得要漫长很多了。假期的结束意味着新的学期的到来,只是这个学期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不知道要做什么,不知道想要做什么,上了两天的课,却完全没有上课的感觉。
  学校的事情总是纷繁复杂,总是不近情理,让人无所适从。竟然连奥运会志愿者的事情都能强制执行。想起来上个学期总是忘掉一些会议,总是在别人一个电话过来催促的时候才想起有那么一个会议在等着我,总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走进去,好不尴尬。想想虽然不是有意忘记但总归我是不喜欢这些会议的,空洞而无聊。只是我不喜欢迟到,不喜欢不负责任,所以这个学期应该不会再迟到了吧。
桄欣说这两天我看着不怎么开心,问我也不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很开心,有时候就是很难过的感觉,一点小小的事情,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能触动自己的情绪。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本就是一个不易快乐的人呢,可是快乐又是什么,我想每个人的定义都是不同的,只是这些无形的东西想来就会很复杂,在你开心的时候都不一定明白究竟此时此刻的开心是不是真正的快乐。人可以从外在与内心得到快乐,只是从外在得到的快乐容易些而从内心的到应该要困难些吧。内心的快乐来源于内心的充盈,可是内心的充盈却是难以达到的,又需要我们不断去追求的。所以才有了琴棋书画,有了那么多的寄托。
我喜欢找一个权宜之计,在无法从内心得到快乐的时候,在能力达不到的时候,在目标不明确的时候,告诉自己做好眼前的。所以该笑的时候还是要笑,笑的时候可以忘掉烦恼,忘掉一切。
  

Continue Reading

准备去卢沟桥看看

从初中的课本里就认识了卢沟桥,那是一座坚固而充满艺术感的石拱桥。2005年我曾陪母亲来这里游览过一次。母亲是中学的语文教师,教了一辈子书,带了不知多少学生,每届都要给学生讲《中国石拱桥》这一课,总要讲到卢沟桥。可以说,她是讲了一辈子卢沟桥了,所以,她临离开北京时,就要求一定得带她去看看卢沟桥,去看看那数不清的狮子。

我们去了,是傍晚时分出发的,以致晚上才到。在蒙胧的暮色中,卢沟桥只有依稀的影子,我陪着母亲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但总也没能看清。当时手上没有相机,也就不能留下什么记忆,再加上母亲第二天就要返邕,她只能带着些许遗憾踏上归途。

近日无所事事,就想找个地方好好赏玩一番,打开北京旅游信息网,赫然写着卢沟桥这个景点,便想再去看看。卢沟桥的历史意义,更在于他是打日本鬼子第一枪的地方,正巧今天看完了《大染坊》,对小日本恨得牙痒痒的,就更想去卢沟桥看看。

Continue Reading

下雨了

  下雨了,灰蒙蒙的天空,记得以前是很喜欢下雨的,不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总觉得阳光太晃眼了,于是会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把家里的帘子全都拉上,自己躲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很久过去了,不再讨厌明媚的阳光,反倒是有点喜欢了,只是雨仍旧还是很喜欢的。
  北京的天总是很干,干得我都以为它是不会下雨的。
  雨不是很大却淅淅沥沥的下了大半天了,看样子是不会停的。下雨的时候心绪会格外的宁静,甚或有一点点忧伤,莫名的说不清楚。雨不大的时候习惯不撑伞,就那么走在雨里,雨丝轻轻的飘落在脸上,其实不是很舒服,只是喜欢而已。有时大了,撑一把伞,走在雨里,可以听到水滴落在伞上的声响,可以看到脚下积水里的泡泡,涤荡了灰尘的树叶露出了几许新意,那些喧嚣在雨里似乎就离得远了很多,可以很安静的听着很多声音。
  虽然安静了容易孤单,安静了容易感觉寂寞。

Continue Reading

网站被关闭了

我的网站被关闭了,理由是没有到信息产业部备案登记。一个月前,空间服务商的人员再三强调,一定要到信息产业部门备案,否则一个月之后就关闭网站。

于是网站开通的第二天,我就提交了备案申请。申请之后,系统告知:在20个工作日内,反馈结果。可是,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我也一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

备案这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先例的,繁沙的备案工作,就是我做的。当时那个速度叫作快啊,申请备案帐号之后,不到五分钟就收到验证码;提交信息之后,才五天就审批下来了。后来文竹苑的备案工作也是我做的。那时就有一点慢了,第二天才收到了验证码,第十天才完成了备案工作。但不论怎么说,总还是备案备上了。现在倒好,前前后后三十天了,就是不见回馈,左等右等,状态就是没什么改变。于是,我的网站就只能被关闭了。

信息产业部到底在搞什么都不知道,全世界的网站,没有哪个政府有非得备案一说。只有中国,说是为了便于管理,就如其它一串串的实名制,说是网民犯了错,好追就。哪有这样的政府,不是引导网民干善事,不说鼓励百姓办实事,光是威胁和限制。

我妈说,也许是因为快春节了,人家都没心思给我办这事了。呵,难道春节前的工作日就不是工作日了?有规章就不该遵守了?嘿,中国人办事,难!

网站原来是程序开发小组的网站,讨论点技术上、美术上的、策划上的事情,怎么备案起来就那么难?

于是把讨论组迁到Google上了,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Continue Reading

再次迁移-全因为实名制

又迁移博客的位置了。以前迁过一次,从blogcn迁到了sohu,并不是sohu做得有多么好,而是blogcn在教育网内难以访问;现在又又迁移了,并不是sohu做得多么不好,而是因为实名制的威胁。

继网站备案,论坛实名制,即时通信实名制之后,连Blog也要搞实名制了。全球那么多匿名blog用户,都没有什么问题,为何中国非得搞什么实名制,难道实名制就真的是万能的药吗?

选择Blogger.com,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国外的博客站点无须烦琐的实名制。

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