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哀悼

明天是女儿的生日,恰巧又是青海玉树地震的全国哀悼日,不能庆祝,所以考虑调整到阴历,庆祝三月廿四。身为中国人很庆幸,生日有两个可以过;身为中国人也很不幸,一纸政令能干涉所有老百姓的自由。
玉树地震远远没有像汶川地震那样给我造成强烈的震惊和伤痛。这或许是因为青海地广人稀,死难人数大大少于汶川地震;或许是因为中宣部管控得力,新闻媒体不能充分报道;亦或许是因为汶川地震和之后的种种让我神经变得麻木,以至于得悉此般灾难降临,心底竟只能挤出一句“是么?”。没有给玉树人民捐款,我已基本停止了捐款这样的行动。社会中太多的毒瘤,让人变得冷漠,我几乎不敢用道德的犀利目光审视自己。
但当我看到给四川的捐款逾八成流入政府帐户,使用细则却迟迟不见公开;看到军警以“昆明市专供水库”为名禁止干渴的村民取用;看到矿难发生后,只谈救人奇迹,不谈安全责任……这一个又一个的惨痛事实摆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对这个社会失去了信心,也失去了敞开荷包的念头。我想:只帮助那些我认识的人,并且摒弃所有中间环节,让财与力直接发挥作用。
终究还是要哀悼的,虽然不能像艾未未那样把每一个孩子记住,年复一年地追思,但总可以在哀思之余能想想清楚,希望在哪里。

也許你還會喜歡

2 則留言

  1. 我也深有同感。本次地震,未见有过多的报道。见诸报端的,都是些生命救助的奇迹,而校舍、危房等房屋倒塌和安全责任的追究却永远不会有下文。原本以为,汶川一震,5万多生命的灭失,能给这个早已畸形的社会当头一棒,然而残酷的现实早已让国人的道德麻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