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刘新买了一个7吋的掌机,能上网能听音乐能看书能玩游戏当然看高清也不是问题,我觉得如果加上触控就是一台Tablet PC。他的购买动机也挺简单,原来那台屏太小,看着不爽,尤其是看pdf的时候。pdf这种有版式的文档,在小屏幕上显示总不太好看,这也是我想处理掉手机那台5吋的汉王,再换过一台7吋的sony reader的原因。不同之处在于我是比较容易分心的,如果看上的家伙功能齐备,我就不会安心看书了。
c6h6很惊讶我到现在也没有看完《一九八四》,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S60手机功能如此丰富,我大概只有在网络全断的时候才会想着打开Anyview看一会儿书。这个月也就读了四成的样子,还有大半文字没有过眼,书评当然是写不出来的。不过并没有觉得这书中所述人生像小刘说的那样和现实社会“一样一样”,倒反觉得很是不同。现实生活中没有电幕,没有思想警察,没有业余纠察队。尽管我们有安全局会关注某些人,有国宝会关照某些人,还有小黑屋会关禁某些人,但总的来说,比之《一九八四》中的情形还是宽松许多,至少《一九八四》还没有被禁掉。官员也并非都如湖北省长在记者会上那样粗犷,伍皓先生面对满天纷飞的五毛纸币也能心平气和地畅所欲言。
真正禁锢的是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觉地把一些词汇用“敏感词”代替了,起先比如“六四”或者“法轮功”,后来又如“艾未未”以及“谭作人”,再后来至于连“胡萝卜”和“温习”都要煞有介事地冠以“敏感词”的称谓。于是论坛里、QQ上、校内的签名、cB的评论,话读起来总不怎么朗朗上口。这一句两句,是嘲讽,泛滥之后,却似乎是刻意把自己放在了别人曾经设置的界限里,不愿意出来。久而久之,就成了强迫幻想。听到反对的声音就会紧张,看到批评的严辞就会恐惧,有时哪怕没人反对、批评、禁止、迫害,也会自己树起一个假想敌,然后一个劲儿控制自己。一次次在blog评论中自觉委屈地哀诉“博主不让人说话”,一次次强调对方“把一群人一棍子打死”。真可笑!不是也没删帖么,何必急得说不出来一二三,就高呼“不让说话”?
那压抑的心情,思前想后的踌躇,畏首畏尾的决策,延伸到每一根神经。以至连玩一盘合作对抗游戏都不敢随性而动,怕死,怕队友批评,怕不知所以的自我蛮怨……不想说,不想做,不想改变一切,希望能逃到一个静如止水的世界,希望能拥有冻结时间的力量,希望像小说作者一样超越“我”的界限观察每一个朋友。
何不像火山一样喷?让思想自由漫溢,争一回强势,主动输出观点,据理力争,反驳每一个反对者。在餐厅尽情地笑,开口跟哥们骂脏话,分享低俗段子,去想去的地方旅游,对央视主持人吹毛求疵,写敏感词的本来样子。那又怎样?不可能天下大乱。防微杜渐本属扯蛋,那不过是表面的平稳和真实的积怨。
别让自己背离朋友,别让自己背离正常的心境,别让自己背离从来的生活,就是积极和优秀。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