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

实验室楼下的工地已经完工,挖开的地面也已回填,砖都铺好了,少数损坏了的砖块也换上了新的。工人正一铲一铲地把多余的土铲到花圃之中。这个临时堆砌土料的地方已经长满杂草,有的甚至已经长到膝盖那么高了。我没想到一个月余的小工程,掘出的泥土竟能成就这些野草的一生,非常短暂但又非常顽强。

对生世年华的领会,难免受到寿命的制肘。朝生暮死的虫豸,没有机会了解四季变迁;枯荣更替的稗草,也绝无缘分看到岁岁如伊的飞雪。时间是最难捉摸的,在漫长和短暂中奔驰,白驹过隙也是天长地久。因为人有心,能将分秒点滴变成喜怒哀乐;因为人有史,可以将千秋万载变成彻夜长谈;因为人有记忆,可以上知天下知地,立足知冷暖,开卷知古今。

倘若真有万世不灭的神圣,那么他们一定麻木不仁。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