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自由

初三的时候,英语考试年级第二,英语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我:
“一点也不严格要求自己。”
这句话一直记到现在,时时想起,因我知道自己的确不是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我渴望有自由的身心,有理解自己的父母、姐妹、兄弟、朋友。可是我发现的是找到理解你的人很难,在我的乖巧听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外表下是一颗渴望着自由的心。有些自己觉得很正常的想法在长辈眼里那是被禁止的,甚至在同龄人的眼里也是怪异的,只是我从不把这些想法说出来,我习惯于倾听,在长辈们谈论的时候我总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听着他们的谈论,从他们的口气里我能听得出他们的态度(或许我是有误解的)。
在课业繁重的高中,习惯于在课间的时候在教室外晒太阳,夕阳下山的时候在尘土飞扬的操场上看日落,感觉到自己的心闲适起来,虽然身体上已经劳累不堪,可是内心却是充盈的。整个高中,或许我想我更担心的是妹妹,一个让我担心的孩子,她的倔强与对一切无所谓的态度下是一颗脆弱的心灵。无法找到心中的宁静,让她表现出来的是叛逆。整个高中,我致力于的是让自己的心干净起来,忘记尘世中的所有丑恶与悲伤,把目光更多的专注于内心的安宁,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每个人做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不管是对是错,都值得原谅。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都有权利去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生活只需要精彩而不是平庸,或许对于有的人来说,美好的生活只是丰富的物质条件——对于幸福的最低的要求。而同样建立在这样一点上的是我们的父母更多的只能以这一点出发用一种通用的方式让我们更容易的达到最保险的幸福。而一旦脱离了这种通用的方式,或许是不成功便成仁的,他们是担心的,他们是害怕看到最终的成仁的。当我们年少轻狂,或许可以不负责任的说,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又或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可是我们不可以如此无知,我们不可以如此的不负责任的用语言这个无比锋利的武器伤害最爱我们的人。当生活的无奈已经让他们奔波一生的时候,他们是不愿自己的孩子还经历他们所经历的困苦的,可是我们希望他们可以理解,到底要怎样选择只有我们试过后才知道,而作为父母我们更多的是在失败时的一个抚慰心灵的港湾,在我们成功时与自己共同分享那一刻的快乐。我想家庭的力量更多的该是选择时的指导而不是代做选择,选择后的支持与鼓励而不是有困难时的抱怨。当然我们无法以我们的视角要求我们的父母该是如何,只是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为人母,我想我会给予她最大的选择的权利与最真诚的指导与鼓励,至于路该如何走,那是孩子自己的事,至于担心肯定是会有,但是成长的事情应该是自己经历的吧。
我不是一个自由的人,做每一项决定,我总是想了又想,想让每个我身边的人满意,结果就是我背离了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没有做过决定,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自己在做,做的不是自己的事情,我渐渐的丧失选择的能力。我们应该尽量的让身边的人接受我们,如果不可以那么就理解吧,如果还不可以,我想我们还是做我们自己吧。
人需要理解,但如果是隐藏了真实的自己换来的理解那么你会甘心吗?生命是属于自己的而生命只有一次,而每一个年华只能经历一次,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鼓起勇气让我们大步向前,相信不远的地方阳光灿烂。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