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教学,I服了You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师们突然都开始喜欢起双语教学来了。于是不论口语水平,不论内容深度,不论知识结构,总之,各科都出了双语课。实在没有双语课可上的老师,也总在讲课时夹些洋词,以构成“准双语教学”。

于是这个学期的课,上得实在郁闷。

先从正宗的双语课说起吧。数据结构开的就有双语课,因为正式在教务处挂牌,所以称作“正宗”的双语课。这门双语课的“双”是这么安排的:老师用汉语讲课,讲课时的课件用英语课件,作业大部分是中文,课本用英文的,考试用英文试卷。这个安排本来不错,但可惜老师讲得太差,对课件的内容,层次,结构完全没有把握,上课基本就是老师凭自己的经验在说,和课件几乎联系不上。讲着讲着,翻了课件,才想起还有什么没讲,然后就照着课件读一遍,翻译一遍。如此这般的双语课,不知道和纯中文授课相比,还有什么优势可言。由于上课极度无聊,于是课堂一度出现过到场人数小于10的情况。大家课后基本照着中文书自学。可要命的是考试,英文的卷子,有一半单词看不懂,只能猜着答题。

其实数据结构这门课和离散数学是很不一样的,它应该更注重实践,换言之,就是更要注意指导和训练学生掌握常见数据结构的特点和在处理实际问题时选择和运用数据结构的能力。但现在老师的讲学基本少有实际的例子,多是告诉你一种数据结构的定义,然后告诉你一些与之相关的算法,至于什么时候考虑用这个结构,它有什么实际意义,则基本不讲。比如广义表的学习,就只说了广义表的数学描述方法,还有怎么创建和维护一个广义表。因此,整个课学下来,就知道链表、栈、队列和二叉树怎么用,其它的就只知道一个名字。

再说说不太正宗的双语课。概率的老师不知道是不是洋务派的,一讲课就是“OK,这个问题比较Simple,下面我们来看一个a little more difficult的example……”,如果他是留美几十年的海归也就算了,偏偏他的口音一听,就是Chinglish——有中国特色的英语,叫人听着又费解又烦闷。老师那半中半英的口语,I服了You,还以为在看《大语西游》。真不知道这样的“双语”搬进课堂之后教学质量得到了怎样的提高。

还有物理实验的老师,每讲到术语的时候,就要用英语来说,有的时候想不起来,还要一个音重复好几遍,听以就像卡带了。因为难于理解,我举手要老师用汉语讲,他就开始了关于学校对双语教学鼓励的长篇说明,什么与国际接轨云云。到底什么叫“与国际接轨”?我们用的单位是国际标准的,我们用的术语是国家标准核定过的,和外国语相应术语一一对应的。难道非得把“焦点”换成“focus”才是与国际接轨,用汉语说就落后了?

我一直不太明白,双语课的目的倒底是学知识,还是学英语?

西方科技水平在许多方面比中国更先进,这是不可否认的,国家进引国外教材,是希望能够借鉴国外的教学成功经验,取国外教材编排上的优点,让学生能更好地学习和掌握知识。可如果教学计划编排不变,上课老师条理不清,英语口语水平不高,那么双语课的优势就一点也体现不出来了。相反地,它更加大了学生学习的难度,更容易让学生产生厌学情绪甚至自我放弃。

至于上述不正宗的双语课的情况,老师在课堂上的这种讲法,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劝这些老师还是多在知识线索,授课内容方式等方面下工夫,老老实实用汉语讲,以提高教学质量为主要目标。

也許你還會喜歡

1 則留言

  1. 某日,与一外语极其NB的家伙讨论到术语的问题,双方达成一个结论:中文的优越之处在于,用中文表示的某学科专业术语,无论是是否学过该学科,基本上都能望文生意。举例而言:乙醇之于ethanol,长方形之于rectangle,以及焦点之于focus及foci(别怀疑,后者为前者的复数形式)……数不胜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