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南宁

第一次到南方,没有太多的不适应。下了汽车的时候才发现没有想象中的晕车,天气的确很湿润,扑面而来的是满含水汽的热风。本以为会很累、想要睡觉的,可是一切都没有,只是有些倦了,不想说话。

和桄欣安静的走在黄昏的街道上,拉着箱子走上公交车。窗外的一切都是很新奇的,我不是一个经常出门的人,除了北京、太原这是我到达的地三个地方,我睁大了眼睛贪婪的观望着这座陌生的城市。满眼的翠绿,宽阔的马路(别和北京比)上满是翠绿的树木,不像北京那么单一,这里的绿化带是层层叠叠的。有宽宽的叶子的不知名的树;也有长长的叶子、高高的躯干的,桄欣说那个是棕榈,我想我会把它认作椰子的;榕树垂下了长长的气根,像老爷爷的胡须一般,不过我并不知那是榕树,在我的记忆里榕树的总是临水而生,盘根错节得如小岛一般,绿色的叶子就像西兰花一样的是毛茸茸的,可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它长在了路旁,纤细的气根垂挂在树下,而叶子也是一般的叶子。这里是一个让人感觉很舒适的地方,虽然有些热,有些湿。

我留恋于窗外的风景,没有北京那么多的高楼大厦自然也就少了那么些的压抑。在我某一次回头的瞬间我看到车窗外的夕阳竟然如此的漂亮,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美丽。夕阳灿烂的光芒映红了西方的天空,她不像燃烧的火球,她是安详的、恬静的,她不再是北方的那样的遥远仿佛在哭诉一般,而是大方的露出了她的容颜,娇嫩的就如花瓣一般微笑这跟我们说再见。汽车载着我们很快就绕到了高大的建筑物之后,我再一次仰望她的时候已经只剩了满天的彩霞了。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绿树、夕阳。

桄欣说如果你见到了海上的日出你会更惊异。

我想也是。

也許你還會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