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来运作百度文库

三月构思并撰写了这篇文章,但是在我看来这篇文章是欠骂的,里面的思想完全藐视法律,所以一直没有发布。然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藐视法律本来就是特色之一,所以想想还是发出来了。

百度最近推出了一个新产品,叫做“百度文库”,希望提供一个文档分享交流的平台,却因为反盗版不力而被作家、出版社还有不少网友口诛笔伐。我也对百度的行为深感不满,转了霍炬文章表达观点。最后冷静下来换位思考:如果我来运作百度文库这个产品,我该怎么办呢?

首先是产品定位的问题。不必说,未来的世界是更加数字化的世界,数字出版行业必将兴起,传统纸面媒体内容出版也势必会转向数字出版。作为互联网行业的龙头企业,百度自然应该引领数字出版的潮流。但是数字出版应该怎么做呢?美国已经有亚马逊这样的成功先例了,但是亚马逊本来就是卖书出身,属于渠道商,向上游扩张搞数字出版然后利用成熟的销售渠道卖,算是借助了固有优势。百度并不是做销售渠道的,虽然之前上线了有啊搞网上商城,却一直做不起来。百度素来的优势有两个,一是搜索能带来巨大流量,还有就是贴吧、知道这样的互动社区运营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所以百度文库产品定位应该是一个用搜索导入流量,用网络社区维护用户关系,用户创造提供内容的数字出版平台。最终的用户应该有两类,一个是上来当论坛逛,上传下载资料和参与点评讨论的;另一类是搜索下载资料放在手机、电纸书或者电脑屏幕上看的出版受众。确定了这个产品定位之后,百度文库的操作界面雏形也就可以出来了,用户自主上传和用户评论肯定是主要结构。

有了清晰的产品定位,接下来关键问题就是内容了。百度虽然具备搜索和索引的能力,但是缺乏丰富的原创内容,跟盛大文学之类内容见长的网站根本无法披靡。另外就是传统出版行业视数字出版为大敌,去年有Google Books谈判破裂的前车之鉴。百度没有网络内容创作者,也没有传统内容作者的授权(他们肯定不会放弃传纸媒出版,而跟出版社签的又是独家协议),百度该何去何从?

答案就是谈判!

可是怎么谈呢?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出版行社受政府管制,不是谁想开就能开的,此所谓行业垄断是也。历来垄断的都是霸主,如果我们低声下气地去跟他们谈判,恐怕是很难有进展的了。而且虽然出版行业把持在他们手中,“他们”却也成百上千,一家一家谈费神费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能逼着他们主动来跟我们谈。中国人的劣根性就是喜欢中庸,如果你要从他们纸媒出版者手中抢个三成五成受众他们是绝不答应的,哪怕你同意跟他们分成,但是如果直接把他们的受众全抢过来,让他们的书一本也卖不出去,他们八成会求着你用分成方案。

我们百度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标新立异的,其实Google Books当时的方案就很好,也挺合理,他们谈判破裂除了政府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Google太仁慈了,没有抓住这帮书商的命门。如果百度文库可以让用户自己上传,然后免费下载,自然盗版问题就会把他们全逼到谈判桌上,我们在晾他们几个月,他们就会乖乖接受去年Google提出的方案了。

嗯,接下来得考虑一下具体执行和风险的问题了。

首先是这个事情一定要炒起来,要上新闻头条,这样一方面可以扩大宣传,另外也可以引起那些不怎么上网的纸媒老古董们的注意。要把畅销书全拉进来这样才能打击他们的财路,扩大谈判时的胜算,务必让那些出版社们觉得每拖一天都是损失,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找些发帖公司帮忙上传,反正匿名社区,谁也不知道是谁。

还有,社会部的同志打点一下有关部门,让他们关照一下法院方面,先不处理告我们的案子。也不是我们百度冒天下之大不韪,胆敢干扰我国司法之公正,只是法官们日理万机,百度文库这个项目本来就是要和出版方面打成共识的,没有必要占用有限的司法资源。这个案子能驳回的尽量驳回,不能驳回的就压一压,暂时不受理或者不开庭,给他们造成一种告不了,告不赢的假象就行,只要争取到三个月时间,大家就能达成和解,告了的也会撤诉,没必要对簿公堂。

第三是咱们有避风港原则,这个原则要用活了,客服部门的同志一定要一口咬定百度文库只是社区平台,上传是用户自发行为。参加第一次谈判的代表也可以这么说,对了,不必派太高级的官员出席第一次谈判,一定要让那些出版商觉得我们百度根本不在乎他们,让他们有压力,这样后续谈判我们的方案他们才能接受。

最后技术部的同志做好准备,把批量删帖的功能一定要3月份做好,这样万一风头不对我们可以避免事态扩大;另外研究一下自动识别版权作品的技术,最好能像杀毒软件那样,通过特征码直接发现,这样可以降低我们人工审核的难度。我们迟早要把百度文库打造成数字出版平台的,这些技术用得着,千万别松懈。

至于风险嘛,一个可能有损百度的品牌,不过Google退出以后我们一家独大,人民搜索也没发展起来,暂时品牌声誉还不构成对盈利的威胁,我们首先要对投资人负责。再说如果最终达成协议,我们文库里的就是正版内容了,过去的一些事情谁会抓着不放?品牌伤害应该不会太大。

还有就是可能会出现作家一边倒地帮出版社说话,跟我们翻脸。这个可以预见到,毕竟现在作家的利益和出版社绑在一起。考虑到百度文库成为数字出版平台后,短期内甩掉出版社直接和作家合作而的可能性不大。看来只能在谈判的时候尽量压缩出版社的利益,然后扩大作家的利益。其实去年Google也是这么干的,把作家的版税由不到10%提高到17%甚至更多,结果作家和出版社就不那么团结了,你看韩寒不就支持了嘛,其他作家只要好好解释,应该也能够理解。迟早有一天我们会甩掉出版社单干,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作家都不是傻子,肯定不会抱着出版社不放。

第三个风险就是舆论扩大,有关部门介入。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严重了,我们必须得速战速决,赶在有关部门反应过来之前把数字出版平台搞起来,当然名字还是百度文库,宣传主题还是网友自由分享,打政策的擦边球,就得讲个快。不过这和谈判时间要尽量拖延是矛盾的,不管怎么说,到时候看舆论,如果舆论太严重,有关部门有介入的趋势,我们就得立刻道歉删帖,然后和出版方面展开第二轮谈判。

第二轮谈判的主题视情况而定,我们的谈判底线是Google Books那样的摘要免费+全文收发的分成模式,尽量压缩出版社利益,可以先放弃一些百度的利益,给作者让利多一点,争取他们的支持,如果百度力推,作者支持,出版方面也就不好单方面反对了。

届时,百度文库作为一个全新的数字媒体和出版平台将引领中国未来10年的互联网内容出版,为亿万中国网民提供廉价甚至免费的数字内容,真正实践百度所认同的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自由传播与分享的理念。

也許你還會喜歡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